• 西藏熱線:在這里,提供最新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西藏文學

阿沛·阿旺晉美:揭密1959年西藏叛亂真相

時間:2018-07-17 17:05:10 來源:西藏在線 責任編輯:西藏在線小編

西藏叛亂

西藏地方政府全權代表在《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上簽字

西藏叛亂

西藏貴族追隨達賴喇嘛逃往境外

我就對李佐民說:“這幾天拉薩很亂,匆忙決定達賴喇嘛到軍區看文藝節目可能會出現麻煩。”李佐民說:“現在已經沒辦法了,看文藝節目是達賴喇嘛親自定的時間,不好改變,只好這樣了。”當天下午六七點鐘,我接到代理噶倫柳霞·土登塔巴的電話說,3月10日上午10點達賴喇嘛到軍區看演出,要全體噶倫于9時到羅布林卡集合,研究好達賴喇嘛去的辦法后隨同達賴喇嘛一起去。因為首席噶倫索康·旺欽格列家沒有電話,要我轉告索康·旺欽格列。3月10日上午正值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政治學習時間,我就沒直接去羅布林卡,而是帶著官服先去籌委會主持政治學習,同時等待羅布林卡的電話。想觀察一下動靜,看有什么情況。不到10點鐘,西藏軍區副司令員、西藏地方政府噶倫兼藏軍總司令桑頗·才旺仁增徑直坐車去羅布林卡,在距羅布林卡不遠處被石頭打傷,立即被送到德吉林卡印度駐拉薩領事館的醫務室進行了包扎。10點鐘以后,帕巴拉·格列朗杰的哥哥堪窮[西藏地方政府里僧官的銜名,相當于四品官職]索朗加措被叛匪打死在羅布林卡門口。很明顯,達賴喇嘛不可能到軍區看演出了,我們也不可能去羅布林卡了,我就從籌委會到了軍區。這就是1959年“3月10日事件”的起因和全過程。

可是當時不了解內幕真相的人,包括原西藏地方政府的許多僧俗官員,都聽信了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制造的謠言。至今在國外藏胞中的大多數人仍然被蒙在鼓里,可見這個謠言誤人之深,流傳之廣。有的國外藏胞寫這一段歷史時候,又有這樣一種說法,說當時達賴喇嘛不去軍區觀看演出,是因為軍區提出,達賴喇嘛來軍區觀看演出時,除了可帶私人工作人員和少部分警衛外,不再邀請其他隨行官員了。這是根本沒有的事情。按照常規,當時達賴喇嘛作為西藏的領袖,又是西藏自治區籌委會主任,外出參加活動怎么可能不帶隨行官員和警衛人員!?事實上,當時軍區不僅邀請了達賴喇嘛,而且還邀請了噶廈所有的噶倫、達賴喇嘛的兩位經師和部分大活佛,以及部分貴族。至于當時他們為什么要制造這個謠言,說穿了就是為了以此欺騙群眾,發動武裝叛亂,以反對民主改革。其實他們當時反對民主改革也是毫無根據的。

1956年陳毅副總理率中央代表團前往拉薩,慶祝西藏自治區籌委會的成立,在自治區籌委會成立大會上,曾做出過關于進行民主改革的準備工作時決定。后來,中央根據西藏的實際情況,決定在西藏6年之內不進行民主改革,即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不進行改革,第三個五年計劃期間是否改革,“要待西藏大多數人民群眾和領袖人物認為可行的時候,才能作出決定,不能性急”。[6] 1956年底至1957年初,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應印度政府邀請,去印度參加釋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紀念活動。當時正在印度訪問的周恩來總理親自給達賴喇嘛面交了毛主席的親筆信,信中把中央這一決定通知了達賴喇嘛,并向他做了許多解釋工作。當時達賴喇嘛說,他個人認為六年不改的方針以及周恩來總理講的許多問題都很好,但這是一件很大的事,他還年輕,不能一個人做主,要同隨行官員商量后再回答周總理。

當時,我作為西藏地方政府噶倫,也是達賴喇嘛隨行官員之一。我們隨行的主要官員認真討論了周總理同達賴喇嘛的談話后認為,在西藏從和平解放到1956年,在貫徹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同西藏地方政府達成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條協議方面,沒有任何違背協議的地方。因此,對西藏工作提不出任何意見。但是在康區和甘青等藏族地區的民主改革中,有一些不好的做法,希望中央予以重視并認真糾正。周總理采納了這個意見。當時不存在西藏搞叛亂的任何理由,因此,1959年在西藏發生的叛亂是毫無道理的。這次叛亂并不是中央政策和中央造成的,而是少數上層反動分子自己搞起來的。至于現在拉薩騷亂分子又喊出了“西藏獨立”的口號,這更是荒唐的。

相關閱讀

  圖為《林芝區域文化叢書》  9月11日,記者從林芝市政協辦公室了解到,首次編纂的權威性工具類書籍《林芝區域文化叢書》(以下簡稱為《叢書》)經歷了四年編撰的時間,現已正式[詳細]
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以文化觀光為內核的旅游熱潮方興未艾,文物與旅游的結合愈加緊密。西藏民族文化獨特,名勝古跡眾多,旅游業蓬勃發展,其中文物在旅游資源中承擔著重要角色,發[詳細]
說起西藏,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如畫般的風景,其實還有獨特的歷史文化和豐富的文物資源。西藏是中國文物保護重要省區之一,目前已登記的包括古遺址、古建筑、古墓葬在內的各類文物點[詳細]
為切實加強文物保護工作,改革開放以來,林芝市不斷加強業務建設,提升保護能力,積極推進全市文物事業不斷發展,文物保護工作亮點紛呈,各項舉措成效顯著。文物保護維修工作力度明顯加[詳細]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來不去……”自從《見與不見》與《最好不相見》兩首詩大范圍傳播后,作為網傳作者的倉[詳細]

關于我們版權聲明客服中心xml地圖網站導航

Copyright (c) ChinaTelecom Tibet Branch  藏ICP備05000041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Tel:0086-891-6828163、6829163(FAX)

京东彩票app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