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熱線:在這里,提供最新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 佛教 > 佛教人物

蓮池大師簡介

時間:2018-06-28 21:21:40 來源:西藏在線 責任編輯:西藏在線小編
 蓮池大師簡介   云棲祩宏(1535(乙未年)-1615(乙卯年)),明代高僧,中國凈土宗第八代祖師。俗姓沈,名祩宏,字佛慧,別號蓮池,因久居杭州云棲寺,又稱云棲大師。與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并稱為明代四大高僧。融合禪凈二宗,定十約,僧徒奉為科律。清雍正中賜號凈妙真修禪師。    蓮池大師簡述   生平  大師杭州仁和人氏,明朝嘉靖十四年(1535)生于望族世家。父名德監,號明齋先生,母周氏。初習儒業,十七歲補諸生,以學識與孝行著稱于鄉里。居俗家時,鄰家有一老嫗,日課佛號數千,

 

  大師問其所以,老嫗答言:“先夫持佛名,臨終時無疾而逝,自在往生,故知念佛功德不可思議”。大師宿根深厚,聞語深為感動,信佛法之不可思議,遂寄心凈土。曾書“生死事大”四字于案頭以自警策。后來因為父母相繼去世,悲痛無比,由此對于佛家生死無常之理體會更深。于是與妻子湯氏訣別,決志出家修行,言之曰:“恩愛不常,生死莫代,吾往矣,汝自為計!”并作七筆勾詞(表示世間名聞利養、兒女私情等等,一一舍去勾消,以明出家志向,其詞分為七節故名之),遂于明朝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投西山無門寺性天和尚落發,在昭慶寺無塵玉律師處得受三壇具足大戒,此后便杖策游方,遍參四處賢善知識。北游五臺,感文殊放光,入京師參訪笑巖德寶禪師,亦有所省悟,在向東昌的歸途上,忽聞樵樓之鼓聲而大悟,并作偈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擲戟渾如夢,魔佛空爭是與非。”   大師功德  隆慶五年(公元1571),入杭州云棲山,見山水清幽,易于安居修行,逐往山中結茅舍居之,常去山腳村落乞食以資養命。山中時有虎患,村民深受其苦,大師慈悲為作施食佛事,不久虎患便絕。時歲又逢亢旱,村民懇請大師祈雨以解災情,大師手擊木魚,率眾繞田埂念佛,一時頃,所及之處,雨下如注。村中民眾歡喜踴躍,對佛法生大誠信,并自發組織力量,為大師建造禪院。自此之后,師于道場中大弘教法,普度群萌。四方佛子聞風而至,海眾云集,共修凈業,逐漸成為一大叢林。

 

  大師主持道場后,注重真修實行,以戒律為基石,以凈土為皈依。禪與凈土兼提并重,弘宗演教常年不衰,此時南北戒壇久廢,為使戒法不絕,便令受戒者自備衣缽,于佛前為作證明而受具戒。并著述有關律制,軌范文例,如《沙彌要略》、《具戒便蒙》、與《菩薩戒發隱》等,以便信眾學習戒法。提倡戒殺放生,于寺中開設放生池和放生所,所著《戒殺放生文》風行于世。同時又修訂《瑜伽焰口》、《水陸儀規》、和《朝暮二時課誦》等佛門法事儀規行文。這些儀規,一直沿用至今。

 

  在生活上,簡樸清淡,始終以麻布素衣蔽身,一麻布幃用幾十年,日常行作都自力親為。著有三十二條自警以律己。待人接物心懷慈悲,外顯威儀而不失溫和,為道場與大眾不辭勞苦,以大悲心平等攝化一切有情。   圓寂  大師一生致力于弘揚凈土法門,主持云棲道場四十余年,言傳身教接引無數佛子同歸凈土,臨終前半月預知時至,于明神宗萬歷四十三年(1615)六月底,先往城中別諸弟子及故舊等,后歸寺中具茶湯設供話別眾僧。七月初一,上堂對眾曰“明日吾行矣!”。晚上,大師示微疾,瞑目靜坐于丈室。次日夕,諸弟子等請留遺訓,大師睜眼開示:“大眾老實念佛,莫捏怪,莫壞我規矩。”言畢向西念佛而逝。師世壽八十有一,僧臘五十。弟子奉其舍利入塔于五云山麓。自七祖省常大師生西,至蓮池大師行化于世,其中間隔五百五十余年。此時間內教法式微,凈宗不振,雖有高僧大德出現,弘揚凈土念佛法門,以救道法之衰落,然收效匪著。證諸史冊,自身行持謹嚴,度眾不遺余力,蓮池大師當為最為出色者之一。    蓮池大師思想   蓮池大師生于法道式微的明代末年,以自己的真修實學,重振蓮風,其凈土思想,別成一格,二百余年,流韻猶在,茲概述有三。   提凈土匯各宗  大師是從永明延壽以來,融禪凈教律為一體之大成者,主唱禪凈不二,念佛含攝萬法之旨。大師痛念末法眾生,掠影宗門,撥無凈土,有若狂象;教下講師,依文解義,說食不飽。如法思惟,唯念佛一門,橫截生死,普攝三根,于是單提凈土,著《彌陀疏鈔》十余萬言,總持圓頓諸經,融會事理,指歸一心。蓮池大師詮釋"一心不亂"云:一心者,專注正境也;不亂者,不生妄念也,一心不亂,有事有理。如前憶念,念念相續,無有二念,信力成就,名事一心,屬定門攝。如前體究,了知能念所念,更非二物;非有非無,離于四句,觀力成就,獲自本心,名理一心,屬慧門攝,諸妄消亡,故兼得定。此一心即實相,即同乎法界,即定中之定,即菩薩念佛三昧,即達摩直指之禪,即是轉識成智。故知念佛總攝一切佛法。

 

  有人詰難大師:智人宜直悟禪宗,而今只管贊說凈土,將無執著事相,不明理性?大師回答: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曉得此意,禪宗凈土,殊途同歸。……若一味說無相話以為高,則資性稍利者,看得兩本經論,記得幾則公案,即便能之,何足為難?且汝既了徹自心隨處凈土,吾試問汝,還肯即廁溷作住止否?還肯就犬冢牛馬同槽而飲啖否?還肯洗摩飼哺伽摩羅疾,膿血屎尿諸惡疾人,積年累月否?于此數者,歡喜安穩,略不介意,許汝說高山平地總西方。其或外為忍勉,內起疑嫌,則是凈穢之境仍分,憎愛之情尚在,而乃開口高談大圣人過量境界,撥無佛國,蔑視往生,可謂欺天誑人,甘心自昧,苦哉苦哉!……凈土法門,似淺而深,似近而遠。似難而易,似易而難……今人多好說參悟,好說了生死,不知在此土了悟甚難,謂之豎超三界。斯陀含猶一往一來,況凡夫乎?此土眾生,多是先生西方,然后了悟。生西方一門,謂之橫超三界,萬無一失。(《凈土疑辯》)

 

  蓮池大師以正法眼藏與凈業功行,破斥邪見,開導迷茫,發人深省,于凈宗的弘揚,厥功甚偉。   念佛含攝功德  大師以華嚴一即一切的圓融理念詮釋念佛法門,認為念佛是大總持法門,含攝菩薩六度萬行,囊括一大藏教理的精義。由是,大師不主張閱藏,應一心念佛。《示閱藏要語》云:"大藏經所詮者,不過戒定慧而已……此戒定慧即是念佛法門,何也?戒乃防非為義,若能一心念佛,諸惡不敢入,即戒也;定乃除散為義,若一心念佛,心不異緣,即定也;慧乃明照為義,若觀佛聲,字字分明,亦觀能念所念,皆不可得,即慧也。如是念佛,即是戒定慧也,何必隨文逐字,閱此藏經。"(《云棲法匯》)大師對機而施教,亦不可死執。

  大師道隆德盛,當時,李太后遣內侍赍紫袈裟白金問法要,大師書偈答曰:"……修福不修慧,終非解脫因,福慧二俱修,出世世第一。眾生真慧性,皆以雜念昏;修慧之要門,但一心念佛。念極心清凈,心凈土亦凈;蓮臺最上品,于中而受生。見佛悟無生,究竟成佛道;三界無倫匹,是名大尊貴。"   重戒普勸  大師深悲末法眾生,業深垢重,教綱衰滅,戒律松弛,此時修行,應以戒律為根本。因而,大師整飭清規,在南北戒壇久禁不行的情況下,大師令求戒者具三衣,于佛前受之,大師為證明。已受戒者,半月誦《梵網經戒》及《比丘諸戒品》。其住持的道場,規條甚嚴,出《僧約十條》、《修身十事》等示眾。各堂執事職責詳明,夜必巡警,擊板唱佛名,聲傳山谷。布薩羯磨,舉功過,行賞罰,絲毫無錯。大師策厲清規,嚴明梵行,以救末世疲弊之習。由此遂成大師凈土思想一大特色。

  大師深感凈宗念佛法門乃至簡至易,普攝諸根,仰賴佛力,圓證菩提的無上大法,故殷殷普勸念佛往生凈土。   例子  蓋此念佛法門,不論男女僧俗,不論貴賤賢愚,但一心不亂,隨其功行大小,九品往生。故知世間無一人不堪念佛。若人富貴,受用現成,正好念佛;若人貧窮,家小累少,正好念佛;若人有子,宗祀得托,正好念佛;若人無子,孤身自由,正好念佛;若人子孝,安受供養,正好念佛;若人子逆,免生恩愛,正好念佛;若人無病,趁身康健,正好念佛;若人有病,切近無常,正好念佛;若人年老,光景無多,正好念佛;若人年少,精神清利,正好念佛;若人處閑,心無事擾,正好念佛;若人處忙,忙里偷閑,正好念佛;若人出家,逍遙物外,正好念佛;若人在家,知是火宅,正好念佛;若人聰明,通曉凈土,正好念佛;若人愚魯,別無所能,正好念佛;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若人看經,經是佛說,正好念佛;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若人悟道,悟須佛證,正好念佛;普勸諸人,火急念佛;九品往生,華開見佛;見佛聞法,究竟成佛;始知自心,本來是佛。

  以上法語字里行間,洋溢著大師的悲心與智慧,精辟地點示各色人等諸種境遇,均是念佛求生的契機。大師的言傳身教,證悟境界,不愧一代祖師的風范。憨山大師曾盛贊蓮池大師說:"惟蓮池大師的才具,足以經邦濟世;悟性,足以傳承心印;教理,足以契合根機;戒律,足以護持正法;操守,足以警勵世人;規約,足以療救時弊;若不是法身大士來開朗末世重重昏暗,誰又能做到這些呢?"蕅益大師亦贊曰:"此是云棲老漢,肚里最多思算,諦觀末世法門,百怪千奇沒干。繞他梵語華言,不出威言那畔。所以旋轉萬流,直指西方彼岸。只圖腳底著實,何必門庭好看,八十余年暗室燈,聞風猶使頑夫憚。"這些恰其如分的評語表明蓮池大師的德學風范,堪稱凈宗八祖的稱號。   思想特色  大師于凈土諸經中,特重《佛說阿彌陀經》。師以《阿彌陀經》的持名念佛,為至簡至易、最為要約的法門,認為依《阿彌陀經》而行,即可以念佛之心而入佛之知見。師于所著《阿彌陀經疏鈔》卷一中,列出佛說此經有十義:1.大悲憫念末法,為作津梁故;2.特于無量法門,出勝方便故;3.激揚生死凡夫,令起欣厭故;4.化導二乘執空,不修凈土故;5.勉進初心菩薩,親近如來故;6.盡攝利鈍諸根,悉皆度脫故;7.護持多障行人,不遭墮落故;8.的指即有念心,得入無念故;9.巧示因于往生,實悟無生故;10.復明徑路修行,徑中之徑故。由此可知《佛說阿彌陀經》,實為世尊大悲本懷的流露,是為末法苦惱眾生,所開示的出離生死之唯一捷徑。

 

  大師據華嚴五教的教判,將《阿彌陀經》判為頓教所攝,亦兼通終教及圓教。因正攝于頓教,所以此經,雖薄地凡夫,但能持名念佛,即能往生凈土,得不退轉,以即身成辦生死大事,故迥異于漸教要以歷劫修行,始能位隺不退;兼通于終教,所以念佛生于凈土,然后才能逐漸成佛;分通于圓教,所以此經述說凈土的水鳥樹林,皆演妙法,處處盡是如來的化現,這就是華嚴別教一乘的事事無礙境界,《無量壽經》說,能于寶樹中見十方剎,阿彌陀佛常在西方而亦遍于十方等等,亦含此意,故兩經均正攝于頓教。

 

  大師認為修凈土者,必須具備信、愿、行的三個條件,缺一不可。師以《阿彌陀經》的“執持名號,一心不亂”,為行持之要,念佛的功能在一心不亂,數目多少則無關宏旨。

 

  一心不亂,當分“事一心不亂”及“理一心不亂”兩方面:

 

  事的一心,在于執持名號時之憶念,即是口中稱佛名號,耳中聞佛名號,心中常憶念佛的名號,字字分明,念念相續,行住坐臥,不間不斷,除此佛念,別無二念,因此將貪、瞋、癡等煩惱雜念,一律排之于心境之外。能達于此,即已得信力成就,即可調伏煩惱,但還不能破除煩惱。

 

  理一心為聞佛名號之時,不唯憶念常念,更應反觀審察此憶念之根源,達于極點,則能于自本心契合根源而為一心。此理一心,可分二個階段:1.能念、所念更無二物,即在能念的我心之外,別無一個為我所念的佛在;除了所念的佛外,無有心能念佛,了知惟有一心。2.能念所念均為非有非無,離四句,言思路絕,無可名狀。即于一心之中,能所情消,有無見盡,契合清凈本然之體。此不涉事相,為純理觀,此觀力成就即入見道位,可破除煩惱雜心。

 

  望月信亨之《中國凈土教理史》謂:“此理一心正是《文殊般若經》之一行三昧,《華嚴經》之一行念佛、一時念佛,《起信論》中觀佛之真如法身,畢竟得住正定所說,均有此理一心之意。又《觀經》之至誠等三心,《起信論》之直心等三心,《往生論》之清凈等三心,乃至華嚴十心、寶積十心,此一心中無不具足。《凈名》之八法,德云之二十一種念佛法門亦不離此。此名菩薩念佛三昧,又名達磨直指禪,亦說念佛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實指此理一心而言。”

 

  由此可見念佛雖然容易,其理實深不可測。蓮池大師所見之念佛法門,是極其簡易而又極其精深,在簡易的實踐之中,含有精深的哲理思辨。近人有以念佛法門為接引初機的淺薄之教,則是一種未能深入凈土教理的蠡測之論。

 

  蓮池大師又據宗密大師之《普賢行愿品疏》,分念佛有稱名、觀像、觀想、實相四種,此四種念佛后后勝于前前,以稱名念佛最淺近,實相念佛最究竟,而此實相念佛就是理之一心。所以,仍可首尾兼顧,并非別出方便。

 

  蓮池大師之凈土思想特色,亦即在于此。關于一心不亂可分事、理二種一心來解釋,雖從凈覺仁岳以來即有此說,但仁岳及以后之天如、性澄等大師,均是以天臺教之立場,說出理一心,以釋一心三觀之義,是以此義作為倡導臺凈融合的立論根據。蓮池大師體究理之一心,即是體究審察獲自本心之意,此亦即達摩所傳的當下直指的禪,大師即以此為禪凈合一之理論根據。但此說不同于永明延壽等諸師,永明等師為救一般淺薄禪徒的空腹高心而不事實修者,故勸以兼修念佛,仍以禪宗、凈宗為兩門。而到蓮池大師,則倡導禪凈不二的同歸之說,而不是兼帶或雙修了,此可為其特色。

 

相關閱讀

印光大師,于夏歷十一月初四日卯時,念佛見佛,在蘇州木瀆靈巖寺關房坐化生西。大師具祖師作略,稱四依垂范,其生平以文字三昧宏揚凈土、闡明因果,則有正續編《文鈔》;其示疾以及坐化,則[詳細]
文殊菩薩,為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是大智慧的象征,能開發智慧,提高悟性,尤其能幫助小孩學業有成、官人福祿雙增、商人增財增福。  唐朝法云法師,是雁門趙氏之子,他天性淳樸、老實善良[詳細]
李炳南,名艷,字炳南,號雪廬,法名德明,別署雪廬、雪叟。山東濟南人。……他除了多處講經弘法外,復在許多雜志上開“佛學問答”欄,藉雜志而廣為流通,如《覺群》[詳細]
蕅益大師在凈宗祖師中是著述最多的一位,其《彌陀要解》獨步千古,成為凈宗經典力作。大師的身行垂范與著述,契理契機,于今尚能感受到其不竭的活力與影響力。大師的本跡不可思議,吾[詳細]
圣嚴法師簡介圣嚴法師,佛學大師、教育家、佛教弘法大師、日本立正大學博士,也是禪宗曹洞宗的第五十代傳人、臨濟宗的第五十七代傳人、臺灣法鼓山的創辦人。法師所推動的理[詳細]

關于我們版權聲明客服中心xml地圖網站導航

Copyright (c) ChinaTelecom Tibet Branch  藏ICP備05000041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Tel:0086-891-6828163、6829163(FAX)

京东彩票app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