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熱線:在這里,提供最新資訊!

您的位置:首頁 > 佛教 > 經論典籍

惡口緣覺變丑女 懺悔容貌似天人

時間:2018-06-28 21:18:11 來源:西藏在線 責任編輯:西藏在線小編
這是我所聽聞佛的宣說,那時候佛陀在聞物(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那時明勝王(波斯匿王)的最大的夫人,名字叫做勝鬘(摩利),她生了一個女兒叫做金剛(波阇羅),這個女兒的臉長得又丑又難看,身體的肌膚又粗又澀,就像是駱駝皮一樣,頭發又粗又硬,就像是馬的尾巴一樣。

 

 

明勝王(波斯匿王)看這個女兒一點高興也沒有,就命令宮里的人要好好的看守,不可以給外人看到她,為什么呢?這個女兒雖然很丑不像個人,但是勝鬘夫人生的,雖然長得丑,還是暗中派人來養育保護她,漸漸長大以后,就幫她找個丈夫嫁出去。

 

 

后來國王為這件事就憂愁了起來,在無計可施之下,就告訴官員:「您去找尋看看有沒有本來是富豪居士的種族,但是現在窮得身無分文的,就把他帶過來!」

 

官員就按照指示去找,后來找到一個貧窮的豪姓種族的人,官員就叫他,把他帶到國王那里,國王見到他后,請他到隱密的地方,把所有的情形告訴他說:「我有一個女兒,面貎長得又丑又難看,想幫她找個丈夫嫁出去,可是找不到這樣的人,聽說您本來是富豪的種族,現在雖然貧窮,會有相當的報償供給您,但愿您不要違背我的意思,接納她了吧!」

 

長者子聽完之后就長跪下來說:「我會遵從國王您的指示,就算大王把狗作為賞賜,我也會接受,更何況是大王您身體所生的女兒,現在要賞賜給我,就奉命接納了。」

 

國王就將女兒嫁給這位貧人作妻子,并且為他建造一座宮殿,屋舍的門都關起來,總共有七重的門,國王指示女兒的丈夫說:「你自己拿好房屋的鑰匙,如果要出去外面,就把門鎖起來,我的女兒丑又難看,在世間真是找不到的,不要讓外人看見她的長相,經常把門牢牢地關好,把她幽禁在里面。」

 

國王拿出了金銀財寶,所有生活所需的都供給女婿,讓他們不會短缺,國王就授給女婿官位,做了大臣,而這個人的財寶非常的豐富,和各個豪姓貴族一起喝酒宴會,每個月都是如此,而宴會的時候夫婦都是到齊的,男女都在一起娛樂,所有來參加的人都是把妻子帶來,就只有這個大臣經常都是自己一個人來,眾人覺得很奇怪,想著:「這個人的妻子的也許是長得很端正,光明閃耀無人能比,不然就是長得很丑,無法見人,所以這個人就不把她帶來,今天應該來設計一下,去看看他的妻子。」

 

于是就同一個心思,秘密的一起說著,用酒請他一直喝,讓他不勝酒力而醉倒,再把他的房屋鑰匙從身上解下來,就叫另外五個人到他的家里,把門打開。

 

那時候這個女人心里煩惱,自己怪罪著說:「我是造了什么罪過,被丈夫所憎惡,時常都把我關起來,一直在暗室里面,見不到外面的日月和眾人。」

 

復自己想著:「現在佛陀在世間,用法滋潤利益眾生,凡是有遭到困苦危難的,都會安然度過。」于是就很誠心地遙禮遠處的世尊,希望世尊賜予憐愍,能到我家里來,在短暫的時刻教導訓誡我。」

 

這個女人的精誠和純厚堅固的尊敬,佛知道她的心意以后就來到她家,在這個女人面前的地上慢慢地涌現出來,佛陀先出現紺發相,讓女人看見,這個女人把頭抬起來看見佛陀的發相,是加倍的歡喜,因為歡喜的心情和恭敬的心很深,這個女人的發就自然的變成細而且軟,就像佛陀的紺青色一樣;佛陀又繼續再出現面相,讓女人可以看見,而女人看見以后,非常的歡喜,面貎又變得端正,原本很壞的粗澀皮膚,就自然的減少消失;佛陀又再出現身體到腰部以上,金色光明燦爛,讓女人可以看見,女人看見佛身,更加的歡喜,因為歡喜的緣故,原本的惡相都消滅了,身體變得很端正,就像天女一樣,超越世間的奇妙,沒有人可以和她相比;佛陀因為憐愍這個女人,把身體都完全現了出來,女人很專心的凝神觀察,眼睛連轉動一下也沒有,歡喜得不得了,這個女人的身體也全部都端正起來,相貎無人能比,是世間少有的,惡相都完全消滅,沒一點剩下的佛陀為她說法,就所有的惡因都清除,立刻就證得預流果,這個女人得道以后,佛陀就消失而去了。

 

那時候五個人開門到屋子里面來,看見婦人的長相端正,那種殊勝奇特真是世上無雙,互相的說著:「我們覺得奇怪,這個人為什么不把婦人家帶出來和人家交往,原來是他的婦人長得這么端正不肯給別人看呢!」看完了以后,就把門再關回去,并且拿著鑰匙到大臣那里,綁回他的腰帶上去。

 

大臣酒醉醒來以后,結束宴會回到家里,進門之后看見妻子長得端正奇妙,是人中少有的,看了之后非常地高興,問她是誰?他的妻子就回答他說:「我就是您的妻子啊!」

 

丈夫問她說:「可是妳以前長得很丑,現在是什么原因會變得這么端正呢?」他的妻子就將之前的情形回答他:「我因為佛陀的緣故,而得到這樣的身體。」妻子又告訴丈夫:「我現在想要和國王相見,請您幫我通報一下。」

 

丈夫聽完以后,就去告訴國王,說女兒想要來見您,國王告訴女婿:「你可千萬別再說這件事啊!趕快把門關好,別讓她出來!」女兒的丈夫回答說:「為什么這樣呢?女兒今天因為蒙受佛陀的神恩,已經是長相端正,跟天女沒有兩樣啊!」國王聽了以后,告訴女婿說:「真是這樣的話,就請你趕快把她帶來吧!」

 

 

立刻用裝飾美麗的車子,迎接女兒回宮,國王見到女兒的身體非常的端正殊勝奇特,高興得不得了!就命令莊嚴車駕,國王帶著夫人、女兒、女婿,一起到佛陀那里,恭敬地向佛陀頂禮完后,退到一邊

 

那時候明勝王(波斯匿王)跪在地上向佛陀說:「不知道這個女兒,在前世種了什么福報,而能夠投生到豪華尊貴豐富安樂的家庭?然后又為了什么過錯而得到丑陋的身體,皮膚粗澀、毛發堅硬,嚴重得幾乎和畜牲沒兩樣,希望世尊您來開示讓我們了解。」

 

佛陀就告訴大王:「人在這個世間,長相是端正或是丑陋,都是因為宿世所做的罪過和福報所造成的。在過去很久以前,那時候有一個大國,國名叫做瓦拉那斯,那時國家里面有一個大長者,擁有數不盡的財富,全家人都長時間供養一個獨覺尊者者(辟支佛),身體很粗俗難看,長相也很丑陋,看起來精神憔悴得很,那時長者有一個小女兒,天天看見那個獨覺尊者者來的時候,就起了惡心故意輕慢他,而且開口罵他、毀謗他說:『你的面貎丑陋,身上的皮膚又粗又不好看,真是令人討厭!』

 

那時的獨覺尊者者常去他家受他們的供養,因為在世間很久了,想要入湼盤,就為他的施主(檀越)作各種的神通變化,于是就飛到虛空中,身上能出水和火,在地上則從東邊出來再由西邊沉沒到地下、再從西邊出來由東邊沉沒、再從南邊出來由北邊沉沒、再從北邊出來由南邊沉沒,在虛空中坐著和躺著,種種的神通變現,讓他們全家都看見他的神足的神通,然后從空中下來回到他的家里,長者見到這些神通以后,更加倍的歡喜,而這個女兒就立刻后悔而且很自責地向尊者說:『希望尊者能夠寬恕原諒我,我之前所起的壞心眼,以及錯誤罪過很深厚的,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不要讓這些事形成了罪過啊!』那時獨覺尊者者就接受她的懺悔。」

 

佛陀告訴大王說:「那時候長者的女兒就是今天的國王的女兒,因為她那時候的不善心念,毀謗批評圣賢的獨覺尊者的緣故,自己造了言語的過錯,從那時候起就一直是丑陋的身體,后來因為見到獨覺尊者者的神通變化,自己有了悔改的心意,還可以得到端正的長相,英明神采的容貎超越人群,沒有人能比得過她,而且因為供養了獨覺尊者者的緣故,每一世都享受富貴,有因緣能得到解脫,如此大王,所有的眾生,只要是有形體的,都應該要好好地防護身體和言語,千萬不要輕易的去責罵人哪!」

 

那時候明勝王(波斯匿王)以及臣子們,和所有的大眾,聽到佛陀所說的因緣果報,都生起信仰恭敬的心,自己感得在佛陀面前,以這種信心,有證得初果羅漢一直到四果羅漢的人,也有發無上平等的意的,而且也有住到不退轉境界的,人人都很渴慕仰望世尊,恭敬奉行佛陀的教法,用很歡喜的心來遵守承受,共同的奉教修行。

 

 

原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波斯匿王最大夫人。名曰摩利。時生一女。字波阇羅。晉言金剛。其女面類。極為丑惡。肌體粗澀。猶如駝皮。頭發粗強猶如馬尾。王觀此女。無一喜心。便敕宮內。勤意守護。勿令外人得見之也。所以者何。此女雖丑形不似人。然是末利夫人所生。此雖丑惡。當密遣人而護養之。女年轉大。任當嫁處。時王愁憂。無余方計。便告吏臣。卿往推覓本是豪姓居士種者。今若貧乏。無錢財者。便可將來。吏即如教。即往推覓得一貧窮豪姓之子。吏便喚之。將至王所。王得此人。共至屏處。具以情狀。向彼人說。我有一女。面狀丑惡。欲覓嫁處。未有酬類。聞卿豪族。今者雖貧。當相供給。幸卿不逆。當納受之。時長者子。長跪白言。當奉王敕。正使大王以狗見賜。我亦當受。何況大王遺體之女。今設見賜。奉命納之。王即以女。妻彼貧人。為起宮殿。舍宅門合。令有七重。王敕女夫。自捉戶鑰。若欲出行。而自閉之。我女丑惡。世所未有。勿令外人睹見面狀。常牢門戶。幽閉在內。王出財貨。一切所須。供給女婿。使無乏短。王即拜授。以為大臣。其人所有財寶饒益。與諸豪族共為宴會。月月為更。會同之時。夫婦俱詣。男女雜會。共相娛樂。諸人來會。悉皆將婦。唯彼大臣。恒常獨詣。眾人疑怪。彼人婦者。儻能端政。暉赫曜絕。或能極丑。不可顯現。是以彼人。故不將來。今當設計往觀彼婦。即各同心。密共相語。以酒勸之。令其醉臥。解取門鑰。便令五人往至其家開其門戶。當于爾時。彼女心惱。自責罪咎。而作是言。我種何罪。為夫所憎。恒見幽閉。處在闇室。不睹日月及與眾人。復自念言。今佛在世。潤益眾生。遭苦厄者。皆蒙過度。即便至心遙禮世尊。唯愿垂愍。到于我前。暫見教訓。其女精誠。敬心純篤。佛知其志。即到其家。于其女前。地中踴出。現紺發相。令女見之。其女舉頭。見佛發相。倍加歡喜。歡喜情敬。敬心極深。其女頭發。自然細軟。如紺青色。佛復現面。女得見之。見已歡喜。面復端政。惡相粗皮。自然化滅。佛復現身。齊腰以上。金色晃昱。令女見之。女見佛身。益增歡喜因歡喜故。惡相即滅。身體端嚴。猶如天女。奇妙蓋世。無能及者。佛愍女故。盡現其身。其女諦察。目不曾眴。歡喜踴躍。不能自勝。其女盡身。亦皆端政。相好非凡。世之希有。惡相悉滅。無有遺余。佛為說法。即盡諸惡。應時逮得須陀洹道。女已得道。佛便滅去。時彼五人。開戶入內。見婦端政殊特少雙。自相謂言。我怪此人不將來往。其婦端政。乃至如是。觀睹已竟。還閉門戶。持其戶鑰。還彼人所系著本帶。其人醒悟。會罷至家。入門見婦。端政奇妙。容貌挺特。人中難有。見已欣然。問是何人。女答夫言。我是汝婦。夫問婦言。汝前極丑。今者何緣端政乃爾。其婦具以上事答夫。我緣佛故。受如是身。婦復白夫。我今意欲與王相見。汝當為我通其意故。夫受其言。即往白王。女郎今者。欲來相見。王答女婿。勿道此事。急當牢閉慎勿令出。女夫答王。何以乃爾。女郎今者。蒙佛神恩。已得端政。天女無異。王聞是已。答女婿言。審如是者。速往將來。即時嚴車。迎女入宮。王見女身端政殊特。歡喜踴躍。不能自勝。即敕嚴駕。王及夫人女并女夫。共至佛所。禮佛畢訖。卻住一面。時波斯匿王。跪白佛言。不審此女。宿殖何福。乃生豪貴富樂之家。復造何咎。受丑陋形。皮毛粗強。劇如畜生。唯愿世尊。當見開示。佛告大王。夫人處世。端政丑陋。皆由宿行罪福之報。乃往過去久遠世時。時有大國。名波羅?。時彼國中。有大長者。財富無量。舉家恒共供養一辟支佛。身體粗惡形狀丑陋。憔悴叵看。時彼長者。有一小女。日日見彼辟支佛來。惡心輕慢。可罵毀言。面貌丑陋。身皮粗惡。何其可憎。乃至如是。時辟支佛。數至其家。受其供養。在世經久。欲入涅槃。為其檀越。作種種變。飛騰虛空。身出水火。東踴西沒。西踴東沒。南踴北沒。北踴南沒。坐臥虛空。種種變現。咸使彼家睹見神足。即從空下。還至其家。長者見已。倍懷歡喜。其女即時悔過自責。唯愿尊者。當見原恕。我前惡心。罪釁過厚。幸不在懷。勿令有罪也。時辟支佛聽其懺悔。佛告大王。爾時女者今王女是。由其爾時惡不善心。毀呰賢圣辟支佛故自造口過。于是以來。常受丑形。后見神變。自改悔故。還得端正。英才越群。無能及者。由供養辟支佛故。世世富貴。緣得解脫。如是大王。一切眾生有形之類。應護身口勿妄為非輕呵于人。爾時王波斯匿。及諸群臣。一切大眾。聞佛所說因緣果報。皆生信敬。自感佛前。以是信心。有得初果。至四果者。有發無上平等意者。復有得住不退轉者。咸懷渴仰。敬奉佛教。歡喜遵承。皆共奉行。

相關閱讀

《匡世經綸:管子謀略》是“謀略縱橫系列”之一。《管子》一書的主要篇章是由管仲自著的,也有一部分是管子后學整理管仲的思想、事跡或對管仲思想的發揮和發[詳細]
《神灸經綸》,灸療專書,4卷。清代吳亦鼎(硯丞)撰于咸豐元年(1851年)。卷1詳論蓄艾、用艾、禁忌、灸后調養、經絡循行,并釋周身部位名稱;卷2述十二經、奇經八脈經穴位置,[詳細]
阿底峽尊者造 藏譯英 Richard Sherburne, S.J. 英譯漢圓滿菩提心翻譯組 道歌:修行頌In Sanskrit: Carya-glti.In Tibetan: A Song for the Practice禮敬孺童圣文殊師[詳細]
阿底峽尊者造 藏譯英 Richard Sherburne, S.J. 英譯漢 圓滿菩提心翻譯組 In Sanskit: Eka-smrty-upadesaIn Tibetan: Instruction on Single-Awareness禮敬圣觀世音菩[詳細]
這是我所聽聞佛的宣說,那時候佛陀在聞物(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那時明勝王(波斯匿王)的最大的夫人,名字叫做勝鬘(摩利),她生了一個女兒叫做金剛(波阇羅),這個女兒的臉長得又丑又難看,身體[詳細]

關于我們版權聲明客服中心xml地圖網站導航

Copyright (c) ChinaTelecom Tibet Branch  藏ICP備05000041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Tel:0086-891-6828163、6829163(FAX)

京东彩票app客户端下载